南京海事海商律师网    
海商知识 > 无单放货 > 正文

按卸货港当地法律/港口惯例无单放货

本文未解决的问题,可在“有问必答”版块提问。
标签:无单放货

若卸货港的法律中有允许无单放货的规定,且货物依据上述法律无单交付,则承运人并不因此违约。但是,卸货港的此类法律规定需经严格的举证证明。“Sormovskiy3068”是一个富有代表性的案例。在案中讨论了俄罗斯Vyborg港的有关情况。商业海港(CSP)负责对货物进行卸载,并根据俄罗斯法律,它充任了买方代理人,因此即使CSP未能提交一份正本提单,将货交给CSP与交给买方具有相同效果。但是,向CSP交货是否就符合Vyborg港的惯例或实践。Clarke法官认为:如果向CSP交货是一项俄罗斯的惯例的话,那么承运人无单放货就不大可能被认为是违约。但这要求承运人的行为是在合理、明确、符合提单规定,并且被广泛认可,法律也无相反规定的情况下才是允许的。如果承运人向CSP交货的行为是根据俄罗斯的实践所做出的,那么他的无单放货的行为就不会被保护。“实践”在这个意义上与“惯例”是有区别的,仅仅指出在某个特定的港口有一些不规范的关于无正本提单放货的实践而没有一些明确的惯例(这样的惯例是非常难以证明的)对于承运人来讲是不足够的。Clarke法官取得了专家的证据以后做出了判决,:对CSP进行交货并不构成Vyborg的法律和惯例的一部分。这一判决明确表明在卸货港无单放货的一般常规操作实践(不同于港口惯例)并不足以免除承运人的责任。

在新加坡的The Nordic Freedom一案中, 承运人凭大租家的一纸保函,在泰国的一个公共港口(Public Port Terminal) 将货物卸下并交付。从未将该票货物的正本提单转手的卖家托运人随即向承运人索赔。在审理中,新加坡法院似乎并未排除这类基于港口当地法的抗辩成立的可能性,而是因为在该案中, 承运人并未能够提出充分证据证明泰国法律对此的具体规定,法庭最终仍然驳回了承运人的抗辩,重申了凭单放货的重要性。由此可见,虽然已有案例肯定了这种抗辩理由成功的可能性,但实践中承运人想要通过举证证明此类法律或港口惯例的存在,实属不易。

 

首席海事海商律师

苗廷律师,硕士,曾在中学任教两年,在高校任教六年,八年的从教经历培养了其...[详细]

南京海事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