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海事海商律师网    

外国法中的特殊优先权

本文未解决的问题,可在“有问必答”版块提问。

 特别优先权,是指依法律规定就债务人特定的动产或不动产优先受偿的权利。依客体的不同,可分为特定动产优先权和特定不动产优先权。

  特定动产优先权,即以债务人的特定动产为标的优先权。主要包括:不动产出租人对承租人置于其不动产上的动产之优先权,旅馆主人对顾客携带之物品的优先权,运送人对其所运送的动产之优先权,动产保存人对其所保存的动产之优先权,动产出卖人对其所出卖的动产之优先权,因公职人员渎职的被害人对担保基金之优先权,耕地出租人对收获物之优先权,种子、肥料、农药提供人对收获物之优先权,农工业劳役人员就其报酬对收获物之优先权,责任保险赔偿金之优先权,等等。

  特定不动产优先权,是指债权人得就债务人的特定不动产的价值优先受偿的权利。主要包括:不动产保存人优先权,不动产修建人优先权,不动产出卖人优先权,不动产资金贷与人优先权,共同继承人就补偿金对其他继承人取得的不动产之优先权,共有物分割人就补偿金对原共有的不动产之优先权,等等。

  我国未来《物权法》对优先权的种类应如何选择?目前可见的方案,就是王利明教授主编的《中国物权法草案建议稿》。该《建议稿》将优先权分为一般优先权和特别优先权两大类。一般优先权又进一步分为优先于其他所有债权人的优先权和优于普通债权人的优先权两小类。前者包括为全体债权人利益而对债务人的财产实行保存、清偿、分配、诉讼等而发生的费用优先权、劳动保险费用优先权以及最近一年内的职工工资优先权三种;后者包括债务人及受其扶养的人的必要的丧葬费用及最近六个月内的医疗费用优先权、供给债务人及受其扶养的人最近六个月生活必须品的费用优先权以及最近一年以外的职工工资和其他劳务费用优先权三种。特别优先权进一步分为特别动产优先权、特定不动产优先权以及知识产权优先权三小类。特别动产优先权包括不动产租赁优先权、动产保存优先权、动产买卖优先权以及责任保险金优先权四种;特定不动产优先权包括不动产保存优先权、不动产建设优先权和不动产买卖优先权三种;知识产权优先权包括技术合同优先权、著作权优先权、商标权和商标使用权优先权以及职务发明人和职务作品作者的优先权四种。

  笔者认为,就优先权的种类而言,上述《建议稿》有很多值得称道之处。例如,对优先权的类型化便于对其进行体系化的把握,这一点较《法国民法典》的规定为优;对优先权种类的选择比较切合中国实际;将一般优先权分为两小类,从而使一般优先权与其他担保物权之间的关系的得以简化,便于适用,等等。但也有一些问题值得进一步探讨:(1)种类选择问题。就一般优先权而言,劳工意外死伤补偿金优先权没有列入;就特别动产优先权而言,旅馆主人对顾客携带物品之优先权、运送人对其所运送的动产之优先权、耕地出租人对收获物之优先权、种子、肥料、农药提供人对收获物之优先权、农工业劳役人员就其报酬对收获物之优先权、因公职人员渎职的被害人对公职人员保证金之优先权等,没有列入;就特别不动产优先权而言,不动产资金贷与人优先权、共同继承人补偿金优先权、共有物分割人补偿金优先权等,也没有列入。诚然,并非外国法上规定的,我国都要规定。但是,结合我国实际,笔者认为:第一,一般优先权中的劳工意外死伤补偿金优先权,应当规定。理由是,其关系到对受害人及受其抚养的人的生存权的保障,不能忽视。第二,原属于特别动产优先权中农业劳役人员报酬优先权应当提升为一般优先权。理由是,不仅在理论上,农业劳役人员报酬与职工工资同其性质,而且在实践中,不少地方(如农场),在雇佣了农民工以后,拖欠工资乃至不发工资的现象非常普遍,影响了农民工的生计。第三,特别动产优先权中的种子、肥料、农药提供人对收获物之优先权,应当规定。理由是,在我国广大农村,种子、肥料、农药等的赊欠现象非常普遍,而债权人本身也并不富裕,如果其不能及时收回投资,则不仅其资金周转会发生困难,而且也会影响到其自身的生产和生活。还应指出,种子、肥料、农药提供人优先权不能为动产出卖优先权所吸收,理由是,《建议稿》中的动产买卖优先权实为设备出卖人优先权,其所指的动产不包括种子、肥料、农药。第四,特别不动产优先权中的不动产资金贷与人优先权,应予规定。理由是,首先,如果没有资金贷与人的资金,则大量的不动产修建工程根本难以进行;其次,如果不赋予资金贷与人以优先权,则是以损害资金贷与人利益为代价而让不动产修建人获利,非常不公平;再次,如果不能保证资金贷与人资金的及时回收,还会影响到金融秩序的稳定。因此,笔者建议,值此物权法制定良机,应当规定的优先权种类,都应加以规定,否则,物权法制定后时间不长,又要修订物权法以增加之,徒增立法成本。至于特别动产优先权中的旅馆主人对顾客携带之物品的优先权,由于旅客住宿时要预交押金,因而实践中较少发生;运送人对其所运送的动产之优先权,有留置权制度可以援用;耕地出租人对收获物之优先权,在我国主要指农业税,属于公法优先权;公职人员渎职的被害人对公职人员保证金之优先权,有国家赔偿制度可以援用,都可以不予规定;特别不动产优先权中的共同继承人补偿金优先权、共有物分割人补偿金优先权,属于可规定,也可不规定之列。其理由是,它们虽关系到但并非都直接关系到债权人的生存利益。(2)一般优先权的两小类划分问题。如前所述,《建议稿》将一般优先权进一步划分为优先于所有债权人的优先权和优先于普通债权人的优先权,其最大的好处,就是将一般优先权和其他担保物权的关系简单化了,便于理解和适用。但,此种划分的科学性,尚有进一步斟酌的余地。以职工工资优先权为例,其将同一性质的优先权人为地划分为六个月以内的六个月以外的。其实,无论六个月以内的,还是六个月以外的职工工资,都关乎劳动者的生存,应当作相同对待。至于其是否应优先于所有债权人受偿,后文将作探讨。而且,如果说上述划分是合理的话,那么,其他劳务费用为何不作如此划分?(3)优先权种类创新问题。上述《建议稿》创设了知识产权优先权。笔者认为,知识产权优先权不应规定在物权法中。理由是,知识产权不是物权,不应在物权法中规定。同理,知识产权优先权也不应在物权法中规定。在物权法中规定知识产权优先权,是不适当地扩大了作为担保物权的优先权的种类,并不适当地扩大了物权法的调整范围,会造成对担保物权体系的破坏,进而影响到整个物权法体系的和谐。

  此外,有人提出物权法应统一规定税收优先权等公法优先权。这种提法虽不无道理,但是,笔者认为,公法优先权不宜规定在物权法中。理由是,物权法属于私法,不应越俎代庖的规定本应由公法所规定的权利。顺便提及,民事特别法上的优先权也不应纳入《物权法》,而应维持现有状况。

 

 

首席海事海商律师

苗廷律师,硕士,曾在中学任教两年,在高校任教六年,八年的从教经历培养了其...[详细]

南京海事律师